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时隔3年 第2张个人征信牌照将出炉!股东名单曝光 京东数科、小米加持

原标题:时隔3年 第2张个人征信牌照将出炉!股东名单曝光 京东数科、小米加持 来源:券商中国

原标题:时隔3年 第2张个人征信牌照将出炉!股东名单曝光 京东数科、小米加持

时隔近三年,市场有望迎来第二张个人征信牌照。

12月4日,中国人民银行披露,已受理朴道征信有限公司(筹)(以下简称“朴道征信”)的个人征信业务申请。如果朴道征信顺利获批,将成为国内第二家市场化的个人征信机构。

根据公示,朴道征信的股权结构与首家个人征信持牌机构百行征信相似,由国有金控集团作为大股东牵头,京东数科、小米等互联网公司加入,与百行征信的股东——蚂蚁金服旗下的芝麻信用、腾讯征信等遥相呼应。

“这次终于又有互联网公司将拿到个人征信的入场券,而且相对于百行征信,朴道征信的股东包袱小很多。”一位业内人士表示。据了解,国内互联网公司苦个人征信牌照已久,通过百行征信间接获得牌照的互联网巨头又在数据合作方面陷入停滞。

多位分析人士认为,后续随着个人征信机构准入推进,很可能还会有更多互联网公司加入,朴道征信的股权结构或将成为后来者们的效仿对象。但也有分析人士提醒,入局个人征信行业对互联网巨头而言并非完全利好,他指出,“这是一个强监管性质的行业,很多互联网公司对此还没有充分认识”。

第二家市场化个人征信机构在路上

根据央行公示信息,朴道征信的业务范围为个人征信业务,注册资本为10亿元。

在股权结构方面,北京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金控集团”)持股35%;京东数字科技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东数科”)持股25%;北京小米电子软件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小米”)持股17.5%;北京旷视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旷视科技”)持股17.5%;北京聚信优享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持股5%。

公开信息显示,第一大股东北京金控集团于2018年10月19日成立,是一家定位于打造牌照齐全、资源协同、业务联动、风险隔离的国有金控集团,由北京市国资委代表市政府履行出资人职责。

根据央行公示的拟任职董监高人员名单,央行征信中心副主任赵以邗将赴任朴道征信董事长;四位董事王磊、程建波、曹子玮、赵立威则分别来自北京金控集团、京东数科、小米和旷视科技;四位监事为许凌、徐河军、刘黎、周泽宇。

全联并购公会信用管理专业委员会常务副主任刘新海认为,如果朴道征信顺利获批,会给中国个人征信体系向多层次、多元化和更加开放的方向发展带来活力,可以更好地满足从信贷市场、消费经济到社会公众对个人征信服务旺盛的需求。

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则表示,央行此次受理第二张个人征信牌照,是对此前国常会提出健全社会信用体系的贯彻落实与积极响应,标志着个人征信准入相关的监管工作进入加速阶段,个人征信业的发展将迎来新的春天。

或将迎来更多后来者

国内互联网公司一度对个人征信业务十分热衷,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此次京东数科对参与朴道征信的筹建也是“十分积极”。但自蚂蚁金服、腾讯等互联网巨头与个人征信牌照失之交臂后,个人征信牌照的发放已经长期处于停滞状态。

2015年1月5日,央行选出八家个人征信试点机构,包括蚂蚁金服旗下的芝麻信用、腾讯征信在内,准备推进个人征信市场化工作。同一时间,蚂蚁金服与腾讯先后推出芝麻分和腾讯信用分,并在金融征信领域进行尝试。

但在2018年,八家个人征信试点机构均未通过监管审核。随后,芝麻分转型为“只应用于生活消费场景”,腾讯信用分则直接夭折。与此同时,由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作为最大股东、持股36%,八家参与试点机构各持股8%共同发起组建的百行征信成为了唯一一家获得个人征信牌照的市场化征信机构。在此之前,央行征信中心是国内唯一的官方征信机构。

时隔近3年,监管层面对个人征信向市场开放的态度出现松动。根据新华社报道,11月25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了完善失信约束制度、健全社会信用体系的措施,其中包括积极稳妥推进个人征信机构准入,加大征信业开放力度。

苏筱芮表示,官方的这些表述意义重大,长期以来,监管机构出于公众安全考虑,个人征信牌照发放工作未有进展,此次规定为互联网巨头的个人征信发展提供了契机。

她进一步分析称,此次朴道征信的股权结构与此前百行征信具有相似性质,百行征信最大股东为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而朴道征信的最大股东为北京金控集团。在监管层面对市场化征信进一步松动的大背景下,这种股权结构或能对后续形成示范效应。

“相比于百行征信,朴道征信的股东包袱小很多。”一位业内人士表示,按照朴道征信的股权结构,监管和机构的关系更加清晰,而且现在监管闸门有望打开,“后续完全有可能有其他地方国资牵头,带领几家互联网公司,复制朴道征信的模式申请个人征信牌照”。

从百行征信看后来者面临的重重挑战

今年5月,百行征信在业绩发布会上披露,该公司已拓展金融机构达1710家,签约信贷数据共享机构近1000家,收录个人信息主体超8500万人,信贷记录22亿条,累计收录P2P借款人4000余万,基本实现网络借贷人群全覆盖。

从接入数据来看,百行征信主要面向非持牌信贷机构及央行征信中心难以覆盖的部分信贷机构采集信息并提供服务。但在与央行征信中心“错位发展”的过程中,百行征信也面临着互联网巨头不愿共享数据和错位布局的信贷子行业严重萎缩的双重困境。

例如,作为百行征信股东之一的蚂蚁金服就未与百行征信共享数据。券商中国记者使用百行征信APP下载的一份个人征信报告上,蚂蚁金服旗下花呗、借呗产品的借贷记录均未显示。蚂蚁金服芝麻信用与花呗事业群总经理文澜也曾在去年10月接受采访时表示,“芝麻信用目前和百行征信没有合作”,芝麻信用没有查个人征信和上报征信的需求,也“不会和百行征信有数据的交换”。

刘新海表示,如何不依赖央行的行政权力,用商业的力量让不太成熟的新金融机构积极参与信息共享,一直是百行征信需要面对的挑战,后续市场化个人征信机构依然会遇到这个问题。“这不是监管的问题,而是需要建立起市场共识和长效的商业机制,只有参与者认识到数据共享比垄断对自己和市场都更有利,这个问题才能解决”。

而随着监管部门宣布在运营P2P网贷机构数量归零,北京大数据研究院研究员李铭撰文指出,百行征信所在的信贷子市场严重萎缩,不同子市场间共享征信信息的紧迫性也大大下降,先前与央行“错位发展”的布局,逐渐变得难以为继。

此外,刘新海表示,国内乃至全球个人信息保护监管趋严,对个人征信行业冲击较大,加上个人征信的专业性和建设周期长、投入大等行业特征,都是市场参与者需要面对的挑战。

尽管面临重重挑战,互联网公司对申请个人征信牌照的热情依然不减。刘新海表示,这是国内的特有现象,“由于数字经济高速发展,互联网企业积累的大量用户数据,个人征信业务作为一个合规的数据变现方式之一,自然受到追捧”。

但他也提醒,对于参与个人征信机构建立的互联网公司而言,未必就是利好。“国内不少互联网企业一度热衷于通过开展征信业务实现公司价值,但对征信业作为一个特殊的信息服务业所面临的法律、监管和个人隐私保护的挑战意识不足。”他指出,未来国内的市场化征信机构首先需要对消费者信息使用、相关法律规定和监管合规性的认识提高到一个高度,才能促进未来个人征信业的专业化和健康化发展。

(文章来源:券商中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www.色五月.com » 时隔3年 第2张个人征信牌照将出炉!股东名单曝光 京东数科、小米加持